腹膜后淋巴结肿大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知识与见识第8讲 [复制链接]

1#
长春最好的白癜风医院

讲道人:王月皓弟兄

讲道地点:山东济南

讲道时间:年12月

文字整理:飞越彩虹姊妹

编辑校对:美羊羊羊弟兄

网站发布:迦南小咩弟兄

9、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(这是信心)

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(这是经练)

信心不在时空中间,而经练是在时空中间。耶稣钉十字架已经过去了,不在时空中了。我归入基督的死与主同钉十字架是超越时空的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是在时空中间。在时空中间和不在时空中间这两件事情就出现了差异。在差异中间我找回这个差异,就进入到神从永恒界向人说话了。

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”。这是神站在永恒界向人说话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这是耶稣在地上对跟从他的人说的话,这是在时空里说的。

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,这是保罗一个信心的超越,已经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已经不是我了,乃是谁在活着?基督在活着。

在现实中间还是保罗活着,他说“我保罗”,是不是活着的还是保罗啊?在现实中间用肉眼看还是保罗在活着,但保罗现在说了一句非肉眼所见的话,肉眼没有看见保罗死,保罗却说: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”,这是肉眼没看见的,因为保罗是在肉身中活着的时候说的这话。这就说明保罗虽然在地上,但他却说了一句超越时空的话。这句超越时空的话就已经进入到上帝所要的、用信心超越时空、超越空间的这个果效了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这是在时空中间说的。“天天”在不在时空中间?

这是不是“天天”?这不是天天呢!“我已经”是成全了,“我已经”是过去了,“我已经’是完成了。

这个是不是没完成?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这是在时空里说的,神的话奥秘就奥秘在这个地方。

人要跟从主,就得“渐渐变坏”、“渐渐更新”、“一天新似一天”、“天天背起十字架”,这地方“已经”钉十字架了,这地方是“天天”背十字架。那天天背十字架,还能天天钉十字架吗?

这个“天天”背十字架是旧人因各样苦难的缘故,一天天地变坏了、一天比一天地变坏了,你要承受这个旧人(肉体)一天天地变坏,你要承受这个新人一天新似一天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自己。”要跟从主的人,舍己,己是谁?老我。背十字架丧掉谁?丧掉自己的生命,圣灵更新的过程中间就是为了丧掉自己的生命。

但我今天不在这里—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乃在这里—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

虽然我用眼能看见我的肉体一天一天地变坏,我的心灵也一天一天地更新,但这个是经练,而那个是上帝给你的见识。

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这是已经成就了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这是经练,在见识中间经练。

经练耶稣基督是怎样钉十字架的,所以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背起谁的十字架?自己的十字架。这自己的十字架才能叫你渐渐地怎么样?变坏,一天比一天衰微,里面却一天比一天地兴旺。

一个是衰微,还有一个是兴旺,“他必兴旺,我必衰微。”但这衰微是在什么景况下衰微的?是在时空中间衰微的,是有时间性的衰微。

但在永恒界里这句话—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”,因为神是在永恒界里向人说话,所以保罗才能说: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”,这个信心是超越时空的信心,但这个过程是在时空中间的过程。

时空中间的过程和永恒这个超越时空的信心,他俩就有一个反差,就是不同步的。不同步的原因是你有时间,神没有时间。神喜悦的是什么样的信心?没有时间的信心。

我在经历中间的时候,当背起十字架,目的是要丧掉我的生命,好得回主的生命;丧掉我的,得回他的。

在时空中间的是一天一天的,每一天的都有。但如果你活在永恒里,当“你要跟从主,就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”时,就甘心;如果你活在时空中间去背十字架,你就怎么样?不甘心。

因为这个背十字架是一个渐渐变坏,一个渐渐更新;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。在一天新似一天中间,就天天背十字架,这个背十字架是什么?你的肉眼能看见的,而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”是肉眼看不见的。

因为基督死的时候,你没跟他一同死。但今天你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是肉眼看不见的、是超越时间的、超越空间的,我是用信心回到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,他死了,我就死了,相信我跟他同钉十字架了,他死了,我也跟他同钉十字架了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但这件事情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,这个经历就是经练,每个人都要在这中间经练。这个是肉眼能看见,肉体能感觉到。

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这个感觉不到,基督钉十字架你感觉到疼吗?你没疼。

“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”你会感觉到,当你会感觉到的时候,你现在仍然活在“已经”的完成时里,那你的感觉就是欢乐的。

你活在时空中间,当你一经历的时候,你会感觉疼、你会感觉到痛、你会感觉到苦、你会感觉到麻烦、你会感觉到没指望、你会感觉到神偏待人、你会感觉神不合理、你会感觉神不讲理,因为你活在哪儿了?你活在经历中间了、你活在看见里了、你活在感觉中间了、你活在时空中间了,你并没有活在永恒里。

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”,这是看不见的,但上帝要叫你活在这看不见的里头,不要叫你活在这看得见的里面。这样你天天背十字架就甘心了,不然就不甘心。因为你知道这样作的目的是“神让你背十字架”,就是这个结果。天天背十字架,就天天变坏,里面是一天新似一天;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,就是叫你不顾念所见的外体。

当你在永恒里你就不顾念眼所见的,“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”,这句话谁都会读,但怎么才能顾念所不见的?

“乃是顾念所不见的”,所见的是看见肉体渐渐衰微了,所不见的是里面渐渐更新,我是看不见的,心灵怎么更新我也看不见,这都是圣灵的工作。

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所以就不顾念所见的,乃是顾念所不见的了。因为所见的是什么?暂时的;所不见的是什么?永远的。

你现在在所见里头,能看见肉体怎么变老,但是心灵怎么更新你没看着,这就容易使许多人丧失斗志、丧失了信心、丧失了往前跑的这个动力、丧失了甘愿背十字架的心了、丧失了主在你身上所作的一切应有的信心,因为很多人都是在眼见里活着。

所以一说“背十字架”,“那咱可不能背十字架”,背十字架不是你要不要背的问题,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背……”他是肯定要背的。

他天天背十字架,就天天在“渐渐更新、渐渐变坏”里头,就天天在日光之下。

我们不在日光之下,信心跳出经练。所以在经练的时候,我就相信“活着的不再是我”,你才能承受得了,你才能在经练的时候不至于嘴里发怨言;你在经练的时候,你才不埋怨上帝。

不然的话,满口都是埋怨的话,跑哪里去了?顾念哪个了?就去顾念这个所见的了,而不去顾念那个所不见的了。

不见的是基督在我里面活,这是我看不见的。我能见的是我在活着,我在天天背十字架。就在“见”与“不见”这两个中间,基督在我里面活是不见的,那么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没看着。

“没看着是基督活着,那不还是我在活着吗?谁看着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了?”跑哪里去了?跑到眼见里去了、跑到过程中间去了,在过程中间很容易就掉到“我”里面去了。

因为在过程中间,一个是“一下子就没有了”,一个是“天天都有”。看看谁是在“天天”里活着,还是在“一下子就没有了”里活着?就看谁是凭信心相信“一下子就没有了”?

这个罪也是这样啊,按照过程中间来看是天天有罪,按照基督在钉十字架这个永恒的计划中间,我已经无罪了。就看谁在天天有罪里,就看谁信我已经无罪了。

耶稣就一次赎罪,我就无罪了。就看谁在过程中间,谁在永恒中间。这永恒中间与过程中间就在“天天”和无“天天”里。

“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”,有的人天天眼睛就盯在十字架上,天天眼睛就盯在苦难上,天天眼睛就盯在什么上?我这肉体怎么渐渐衰微了。

外面的这个人衰微,里面的人兴旺,是上帝定的计划,不是人定的,不是我定的,也不是哪个大仆人定的,也不是哪个大传道人定的,不是哪个牧师、长老定的,是谁定的?是神定好了的,外体肯定要衰微,内心肯定要兴旺。但这个在一天一天地变坏,另一个是一天一天地更新,一点一点的、渐渐地。

他“渐渐”,我不“渐渐”,我是“一下子”,上帝就叫你一锤子就下去,这信心就是“一下子”就完成了,这样你就不在“天天”里了,你就天天都喜乐了,你天天都高兴。

“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,我再说你们要喜乐。”因为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,你不是要喜乐吗?你要靠主常常喜乐,你的喜乐建立在哪儿?是建立在永恒里,还是建立在“天天”里头?

圣灵是天天在作更新,圣灵是天天在作一件事情,就是外体毁坏、内心一天新似一天。

圣灵在我心里是要毁坏外体,建造我里面的工程。这个属灵的工程是看不见的,而这个外体衰微是人的眼睛直接能看得见的。往往我们的眼睛一下就定睛在直观上了,没定睛在信心上。

这信心是要触到神在永恒界里给我的这个计划上,这个信心要触到神在永恒界对我们所应许的话。

这件事很麻烦,若是没明白救恩的人,我这一讲他就迷糊了。若是没明白救恩,他在律法里头,我这么一讲,他就死了,就完了,就一下就断气了,他就听不了这道。

这道是相当的麻烦,因为涉及到永恒与暂时,无时间与有时间,神的国度与人的国度,肉体与灵,就是整个的经历过程,就是你在灵界的经历过程,很麻烦呢!

一个是真知识,一个是你在整个时空中间所遭遇所见到的。那怎么样才能达到不顾念所见的,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呢?怎么样才能达到在患难中我们也是欢欢喜喜的?怎么样才能达到现在活着的已经不是我了?怎么样才能达到我现在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?借着信活着的,怎么样才能达到?

我现在是借着“信”活着的,我不是借着“看”活着的。我若是借着“看”活着的,我就活不起了。天天背十字架谁能活得起呀?天天外体在毁坏,谁能活得起呀?按人来说:“这怎么信耶稣还信糟糕了呢?信来信去外体咋还得毁坏呢?”你肯定不理解上帝在你身上的工作。

“我们原是他的工作,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,为要叫我们行善,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。”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,最后把基督的形像和样式表明出来,这就是善。把那善者表明出来,把那良善的父在我里边彰显出来、显明出来、显现出来。外体看不着了,最后只看见的是基督。你信吗?

“道成了肉身,住在我们中间,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,我们好见过他的荣光。”外面的如果不毁坏,他的荣光你就见不到,他在里边,你在外边。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,我没有了、我衰微了,他显明出来了,就看见他了。看见谁了?看见里面那道,他要在我们中间显现,就是这个过程。

显现的是主,不坏的生命要给他显现出来、给他显明出来,那我今天就顺服。怎么顺服呢?他要叫我外体毁坏,那我就承受,我就用信心接受。当他给我建造里面的人、里面渐渐更新的时候,我没看见,我也看不见,但我只凭着一个信心,就是活着的不再是我。我存这样的心志,在这个过程中间就得荣耀了。

在这个过程中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无论背多少十字架,无论是哪一天背,无论是天天背的,我都能得荣耀。因为我不在“天天”里建造,我在哪里了?

“我已经死了,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,活着的不再是我了。”要这个信心,在经练中间就叫他经练,感谢主的恩典!

天天背起十字架,怎么背?在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这里的背十字架,是用信心背,凭信心在这里背十字架,不在这里背十字架: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

凭眼见天天背十字架也背不动啊!用信心背十字架是“活着的不再是我”,是谁活着?是基督活着,基督能背动,不是我活着,你只要信就行。我信“活着的不再是我,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轻不轻省?是基督背着,不是我背着,这是信心。

“我已经死了,活着的不再是我了。”你如果不死,活着背十字架就坏了,你死了是一下到头了,已经死了,这个背十字架是在过程中间,你是承受不了的。

在过程中间,你运用信心一下就到头了,我已经钉十字架已经钉完了,不是背,是钉,是已经钉上去了,不但钉了,而且埋葬了;不但埋葬了,而且从死里复活了。

现在活着的已经不再是我了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是他承受在过程中间一系列所要进行的变坏和更新的过程,是圣灵在里面进行这一系列的工作,不管是更新和变坏,我似乎是不在其中了,我如同是不在其中了,我就剩下一个“信”了。

背十字架我背不动,我相信主在我里面活就能背动十字架了,我相信活着的不再是我就能背动了。如果我相信活着的还是我,就坏了、完了、背不动了,背一背就放在那儿不走了。

感谢神!赞美主!赞美主的道!赞美主的恩典!让我们今天明白这样的救恩,这么奥秘的事哲学家不明白、科学家不明白、物理学家不明白、天文学家不明白、文学家不明白,他们都不明白。

科学家有智慧能研究导弹,能研究发明各式各样的武器,但他们无法研究《圣经》,这里面是何等奥秘啊!但在我们身上的确产生果效了。他们是研究出来的,但我们今天不是研究出来的,是因信而产生出来的另外一种果效。因信耶稣基督在我里面活着,不是我活着,我就借着信,我就能活着。你如果不借着信,你一看,耶稣让我天天背十字架,这得怎么背呢?

现在天天背十字架已经解明了,就是渐渐变坏、渐渐更新、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了。

当我乍一拿出这两段经文往一起一对照的时候,就产生矛盾,矛不矛盾呢?

一段经文说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我已经借着洗礼归入基督的死,现在跟他一同埋葬了,已经没有我了。”

另一段经文怎么又说“背十字架”了呢?而且不单是背十字架,而且是天天背十字架。这个天天背十字架指的是跟从主的人,这不是指那些不跟从主的人,他是对门徒、对他所拣选的使徒说的话,不是对犹太人说的话。

他说:“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”,是不是指着他的死啊?但我今天所有的经历都是经历主耶稣基督的那个死,所有的背十字架都是经历耶稣基督的那个死,不是在基督的死以外,是在基督耶稣里经历,经历基督的那个死。

他死,我的肉身跟他的死进行联合;他埋葬,我的肉身跟他的埋葬联合;他从死里复活,我的灵超时间地跟他联合,复活了。活没活?复活了。

我的灵性已经活了,最后在世界大结局的时候,我的身体还要得赎,还有一个复活,那复活是什么复活呢?是身体得赎的复活。

这一系列的事情,都得在基督来的时候才能成就,但今天我就相信我的灵性已经复活了,今天就相信基督的身体就在我的里面了,其实得等耶稣基督再来的时候,那个身体才能显明。

今天就确信基督的身体就在我里边,基督的血已经在我的里边了,其实拿那个杯就说明他的身体在我里边了,这是不是不凭眼见、超越时空的、超越物质的?

明明这是葡萄汁,我却能把它看成不是葡萄汁,而是谁?是基督的血;明明这是一块无酵饼,我却不把它看成是一块无酵饼,却把它看成是耶稣的身体,这就成功了。

因为你的信就救了你,因着你的信,神的大事和他的计划就成就在你的身上了。

你如果在“天天”里活着,又苦又累,“凡劳苦担重担的到我这里来,我就使你得安息。”在“已经”里活着就安息,进永恒界,超时空的信就安息了。

我若是在“天天”里活着,我自己在那儿背十字架,累不累啊?累;“活着不再是我了”,累不累?不累;“基督在我里面活着”,他愿意天天背起几个十字架都与我无干了,因为活着的已经不是我了,他背几个十字架也和我无干。

你能把“天天背十字架”这件事情看成和我无干了,发生在我身上、经练在我身上的事情,却看得与我无干了,这信心就到高峰了;能把世界看成钉在十字架上,你的信心已经达到高峰了,你将要活着被提了,你将要未尝死味以先就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了。

这是何等大的信心呢!是超时间、超空间、超理性、超物质、超历史的,这个信心在你的心里把他表明出来了。

神为什么要设立这个“天天背十字架”?都“已经”了,为什么设立这个?就是叫你经练一下,就是要提拔你的信心。在“天天”里如同不在这里,在“天天”里如同在“已经”里,没结束就已经结束了,因为主结束了,那我也一定结束了。

所以我在经练耶稣背十字架的时候,在经历整个过程中间的时候,不在暂时界了,我已经跳出暂时界了,不在经练中间了,我已经跳出经练中间了。

所以你不感觉到苦,木狗脚链戴着,我不在监狱里头,一唱诗歌,木狗脚链就掉下了,在保罗身上就展现了这个能力,就是这个能力—我已经不存在了,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

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有没有能力?有;我活着有没有能力?没有。所以,背十字架,我背不起,何况是天天背十字架了呢?重不重?累不累?麻烦不麻烦?只有跳到“已经”里,就容易了,跳到这里边,那十字架都是耶稣背的,但却成为我背的了;还是耶稣背的,却算是我背的了。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间,在任何的苦难中间,我只是填满,在肉身中填满,补满这个苦难。

因为我立了志向是跟基督同得荣耀,不住在身内。当我住在身内(天天里),就与永恒相离了,就与“基督在我里面活”这句话相离了。

当我用自己的肉体膀臂去天天背十字架,表明我住在哪里?住在肉身里,这就与神相离了,你能不能背动?你现在用血肉的膀臂在背,你现在用的是你自己在背,你现在用的是自己的力量,你活着是在基督以外活着的,是用自己的力量,是用自己的血肉膀臂,别说天天背,你背个十天、二十天的,你就趴下了。

神要叫所有的人都这么经练,永恒的信心和暂时的经练,“这至暂至轻的苦楚,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。”至暂的至轻的,这背十字架是不是苦楚啊?

如果人在苦楚中间能够喜乐出来,这就说明你已经把重担卸给谁了?卸给基督了,你已经不活在暂时界里了,你已经活在天上了,你已经活在天上的锡安山上了,跟神同福同乐了。

所以,弟兄姊妹们经历后就知道了,叫那经练过的人(天天背十字架),去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什么?义,就感觉到平安,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。平不平安?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,你却没感觉出来遭遇非常的事,不感觉遭遇非常的事。

亲爱的弟兄啊,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,不要以为奇怪(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),倒要欢喜,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,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,也可以欢喜快乐。

火炼是什么?经练;火炼是什么?十字架。“有火炼的试验要临到你们”,这里边说你们要哭泣,还是要欢乐?欢乐。为什么?我们受苦是因为与基督同受苦、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与基督同受苦,所以要欢乐,不要以为是遭遇非常的事。

有的人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,遭遇非常的事这个人是在肉体里,还是在基督里?“是不是信耶稣没信好,是不是又犯罪得罪神了?怎么遭遇苦难了呢?”

我现在给你打个预防针,我现在给你的这个方法是最好、最好的方法,使你今天在一切环境来到以先、一切经练来到以先已经作好准备,这准备是提前的,花销是提前的,是盖房子之前提前预备的钱。钱没有了,料就买不足,即使立了根基,上面也没法建造。

耶稣就讲这件事,你预没预备好啊?你怎么预备都行,你只要把钱预备够就行,你或者借钱、或者贷款、或者管别人要,有人若给你钱了,一下子就给足了,这更好了。当然,这是一个比喻,我讲的不是叫你去盖房子。

我们是主所建造的工程,你的信心必须得预备足,你的信心如果不在“已经”里预备,没在神的道上预备、没在神的道上调和,就跟以色列走旷野是一模一样的,他就成了无头的苍蝇,不知道往哪儿撞了,徘徊了,找不着进迦南的路了,没找到应许。

这是不是应许?是应许,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那你没找着这句话,你在经历中间,你一定是无头苍蝇的,你一定是这儿撞一下、那儿撞一下的,你一定是找不着门路的。

所以我们今天必须得彻底地、清楚地知道上帝叫你要以信心走前面的路,就是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这是不是跟从主的人?是,都钉上去了。

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这句话是什么?我还得天天背,舍己的目的是什么?“己”若是好的话,还用不用舍了?“舍己”是什么?变坏、丧掉、拆毁,外体毁坏,内心才能一天新似一天,这个目的我已经知道了。

神在永恒计划里给暂时界的人定下一个计划,是什么?外体毁坏,内心一天新似一天。

就是为了要建造里面的,就是为了要拆毁外面的,目的明确了,结果就是明确的;目的明确了,你的心也就会放正了。如果目的没有明确,你一遇见这些事情,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情,“主啊!我信你了……”不是欢乐啊!

我们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,因为患难能生出什么?忍耐,忍耐能生出老练,老练能生出盼望。

在经练中间,我一下子就钉十字架了,一下子就进天国了,但上帝还不干,还叫你多得点儿荣耀,多得点儿更美的复活。更美的复活在这里,经历一下子;耶稣钉十字架,你也经历一下钉十字架,看是什么感觉;耶稣背十字架,你也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耶稣,“若有人要跟从我”,就这么办。

我今天是正在背十字架,但我活在哪里?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活着的不再是我。”爱背就背呗!不屑一顾。这个不屑一顾是建立在信心的基础上:我死了,活着的不再是我了,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。背十字架的是谁?就变成基督了,因为他是我的形状,他背了就等于我背了,我在哪里头?在基督里。我在基督里背,就能背动,这叫在基督里背十字架;在“我”里面背十字架,如果我活在“我”里面背十字架,坏了。

为什么今天教会中间有争执、争吵,喋喋不休的争吵?有人在肉体里,有人在基督里;有人真正明白救恩,有人压根就没明白救恩,所以就在“我”里面,就在自我里面使劲地争吵,在他身上成没成功?没有,因为他不凭信心呢!甚至有人说:“王月皓讲道不对呀!”

“我已经死了,我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。”你现在背十字架行了,因为活着的不再是我了,我已经死了,我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了。

为什么《圣经》说“你们已经死了”?为什么下面说“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”?既然已经死了,还需要治死在地上的肢体吗?

那个“已经死了”是永恒界的话,是耶稣作成的话。他说你们“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”,那是什么?是在渐渐的过程中间,是在渐渐变坏、渐渐更新的中间。

但我不能跑到渐渐的中间,我也不能跑到渐渐变坏的中间,我要在哪里?我要在基督里。在基督里他是什么人?新造的人;旧事已过,都变成什么了?新的了。

10、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,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(这是信心)

为什么叫你在基督里?背十字架的人在没在基督里?在基督里。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十字架来跟从我。”在没在基督里?不在基督里怎么背十字架?背十字架丧掉的是什么?肉体的生命;他属灵的生命在没在基督里啊?在基督里。如果不在基督里,怎么背十字架?怎么丧掉呢!

受洗归入基督的死的人在没在基督里?在基督里;受洗归入基督死的人重没重生?重生了;得没得救?得救了。重生得救以后的人不在基督里吗?那么在基督里的人是先重生得救,再上旷野背十字架丧掉自己的生命。

上旷野就是要成就这句话: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只一次进旷野中间,就成就了这句话。在经历中间、在经练中间,他是天天在背、天天一点儿、一点儿变坏,神的灵在他里面是渐渐这么做的。

但我的信心是上旷野受洗归入基督的死,叫罪身怎样?灭绝。但上帝灭绝的罪身呢?在上帝那里看已经是灭绝了,但我们经历在时空中间的反应是怎么反应?是“唰”一下就没有了,还是渐渐的?

这可不是我说的,别赖我说的,说旧人渐渐变坏,是我说的吗?那么你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是要怎么样呢?这是不是信心呢?这信心要怎样?

“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,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”若有人在基督耶稣里,他是灵啊!那么渐渐变坏的,他不是灵,他是肉啊!灵不能渐渐变坏,灵只能渐渐更新;新人只能更新,旧人渐渐变坏。

当你用“一个人”解释的时候,这个地方就解释不通了,在基督里已经同钉十字架了,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,新造的人是灵人,背起十字架丧掉自己是“己”的生命,是老亚当给你留下的那个属血气的生命。

这样呢,我就区分开来了,背十字架丧掉的是谁的生命?“我”旧人的生命;在基督里新造的人这是谁的?是属灵的。属灵的是在基督里、是新造的人,属肉体的要进到旷野跟耶稣基督一同死、一同埋葬。

埋葬的时候就一次,但变坏的时候是怎样呢?是天天的。埋葬的时候你用信心是一次,他死只有几次?一次;他活是几次?只有一次,一次活。

他死只有一次,那么你死几次?一次。“你们向罪看自己是死的”,因为进旷野就是把这罪身灭绝,“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十字架”,罪身灭绝了,已经死了。

我画一棵树,死没死?现在这棵树伐没伐倒?这树倒没倒?已经倒了;这树跟这树根断没断开?断开了。这是伐倒的树,这是树根,这树上有没有绿叶?有,这个绿叶是一天枯干、两天枯干、三天枯干,还是刚一伐倒就枯干了呢?

神让你学习一种经练,这是一种属灵的经练,什么经练呢?就是我不看它一天天变坏,它已经死了,它已经从树根上锯掉了。死没死?死了;与罪断没断绝啊?断绝了,锯掉了,它已经死了。

用现象看这个叶子还存在,还是用信心看它已经死了?这就叫你们向罪看,怎么看?“向罪看是死的”,“向神在基督耶稣里看自己是活的”。

这是两个“向”,“向罪看,已经死了;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看自己是活的。”

这还是两个“看”呢!向神看,活着的已经不再是我了。看这肉体,正在经历中间,我不要注重他的叶、注重他有没有罪,他有罪他也死了,他无罪他也死了,有罪无罪他只不过是在地上临时倒下了,在地上临时绿那么一点儿,有一天他会不绿的,不但他不绿了,这树都得枯干了,因为他跟树根断没断开?断开了,这就叫与罪断绝了,伐掉了,怎么与罪断绝的?就是这么断绝的。

把根锯掉了,把老亚当那个根锯掉了,罪身都灭绝了,用啥犯罪呢?怎么犯罪呢?罪身都断绝了,怎么犯罪?

“基督既在肉身受苦,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。”这是一种心志;“在肉身受过苦的,就已经与罪断绝了。”在肉身受过苦,用肉身扛着,你是扛不住的。

那我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了,肉身受苦就肉身受苦,那是基督在受苦,不是我在受苦,是基督活着,那当然是基督受苦了。若是我活着,当然是我在受苦了。所以当基督受苦的时候,你是欢乐的。

当这个苦难临到我时,我用信心是基督在活着,你是欢喜快乐的。当你是自己扛着,用肉身硬扛着,这苦难来到了,你会大发怨言的,你得不着奖赏了、得不着荣耀了。

苦难你也受了,跑哪里受的苦难?跑“我”里受的苦难,苦难也受了,奖赏也没得着。那这个苦难是不是上帝给我的呢?

要借着苦难叫我得荣耀,“患难生忍耐,忍耐生老练,老练生盼望,盼望不至于羞耻。”这是在上帝旨意中间的苦难。

所以,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,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。

“要一心为善”,“情欲与圣灵相争,圣灵与情欲相争,这两个是彼此相敌的”,能不能行善?“不能作所愿意作的”。你看看这个情欲和圣灵相争,他俩是彼此针锋相对的。我肉体里的这个情欲和圣灵这个律,圣灵是善的律,我肉体的情欲是恶的律,他俩就相争,“不能作所愿意作的”。

上帝叫你一心为善,如果要一心为善,就得有一个变坏的,有一个更新的;有一个脱下去的,有一个穿上去的;有一个死是,有一个活的;有一个被拆毁的,有一个被建造的。

总之两个不能一起留着,因为两个一起留着,他俩会形成一种对峙、争战,把这肉体当成战场了,就在这里战斗。里面这个律和外面这个律进行交战,你想作所愿意作的作不到。因为旧人、新人在一起,灵人、肉人在一起,天上、地上在一起,死的、活的在一起,善的、恶的在一起,不可能作所愿意作的。

我得先了解了一下,最后在经历中间我才甘心乐意,感谢神的恩典!因为神让我背十字架,原来是丧掉“我”的生命啊!他叫我一天一天地变坏,原来是丧掉“我”的生命。拆毁我的,建造他的;把我的挖掉,把他的栽上去;把我的锯倒,把他的嫁接上去。

当你明白这一点了,无论你在经练中如何,都感谢主!这个经练就是实施我前面的这个信心,实施“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”,就实施在这个上面。

因为“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”实际上还是你在活着,这时情欲还在和圣灵相争,所以要实施这句话在你的身上。

一心为善,没有争战了,没有这种争战了。一心为善就得一个灵,我和基督成为一个灵,完全是他行善,没有一点儿情欲了,没有一点儿肉体的东西了。那么就得把它灭掉,把这个装情欲的“老我”给他灭掉,这才产生出罪身灭绝的事。

神为什么出要灭绝罪身?神为什么不让“我”活着?神为什么叫基督在我里面活着?为什么“我”不能活着?因为你活不出来,因为你的情欲和圣灵住进来的这个律进行相争,你想做的事情不能作,不能一心为善。

所以“那按着他旨意受苦的人”,这是神定下的旨意,这个苦难是神定下的旨意,“按着他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”。

他不是叫你先行善,信了耶稣先行善,是行不出来的。那信耶稣行善的有没有?多的是;行没行出来?没行出来。

但我们这条路正好是上帝指示的一条路,已经走上一条正规的路了,他们现在离轨了、脱轨了,不在轨道上了,很危险了。我们这个高铁火车正在轨道上走,已经上了轨道了,既然上了轨道了,就说明上帝已经给我们指明了这条路了。

张金辉曾经说过:“这路咋走呢?咋走不下去了呢?”那个时候,我的心里就有了一条路了。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,经常下乡去布道去。他说路咋走呢?表明知不知道路?谁不知道路?眼瞎的人不知道路,若是睁眼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路呢?眼睛被打开了,怎么会不知道回家的路呢?

路有没有人走过呀?走过了;基督走没走?走过了。基督所走的路我们就走,基督所喝的杯我们就喝;跟他喝同样的杯,跟他走一样的路。基督就是我们的路,他说:“我就是道路,真理,生命。”人不知道路了,就说明他和基督有没有关系?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这个张金辉带领多少教会啊?光是同工加一起就两百多人,就应当是两百多个聚会点,整个柳河乡下的教会基本都是他在带领,各个乡下的聚会点几乎都是他在带领,他却问出那句话来,这叫瞎眼领路的。

这条路明没明确?已经明确了。要想走,那就得消灭“我”的。要想走这条路,肯定不能用肉体的膀臂走。若不用肉体的膀臂走,那就必须消灭“我”的。因为有“我”就有情欲,有情欲就跟圣灵进行相争,你想要做所愿意作的事情做不到,你想一心为善不可能。

我在肉体的情欲中间活着,就不叫圣灵更新我、不叫外体毁坏、不叫旧人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、不叫一个变坏、一个渐渐更新。

寻迷羊就是那种信仰,“一个人”在那儿信,“一个人”在那儿活着,“人本主义”。你等着,走来走去,他最后连救恩都不稳固了,他否定了上帝的预定,全是“人本主义”,人在那儿活,使劲活呢!最后上帝会叫他看见的,他走了一条死路,一下进到死胡同了,一下子像巴兰一样进那死胡同里了,拐也拐不出来,就憋在那里头了,退也退不出来,往前走,走不动了,最后你们就看。上帝会借着这些事情,把所有这样的人都憋死。

因为这是神给我们摆的这条路,明不明显?你看这里面就是这么说的。

“圣灵和情欲相争,情欲和圣灵相争”,那我今天不能叫他俩总相争啊!我得顺服圣灵,顺服圣灵在我身上做一件工作,就是更新的工作。我必须顺服圣灵这个更新的工作,但我不让他更新,那圣灵肯定不会更新。

圣灵更新什么样的人?愿意的人,你们靠着圣灵治死你们在地上的什么?肢体。圣灵愿意在什么样的人身上工作?顺服的人,我们若顺服圣灵的引导,就不放纵肉体的什么了?情欲了。

你放纵肉体的情欲表明是在情欲中间活着,不要圣灵更新,他自己在那儿活着。靠肉体守律法,越守情欲越多,使劲守。律法是发动情欲的,越靠肉体守,情欲越发动,他就按不住,按下葫芦,瓢就起来了;按下瓢,葫芦又起来了。

圣灵内住是上帝早早就定下的旨意,只有圣灵有这个能力,圣灵是上帝的能力,就他有能力能治死我们在地上的肢体,就他有能力能把情欲战败,就他有能力能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,就他有能力能叫外面的渐渐怎样?变坏,里面的渐渐更新。

那么今天我若靠着自己的肉体,就不能做所愿意作的;我若靠着自己的肉体,就不能够照着神的旨意一心为善。这一心为善是神定下的旨意啊!是谁定的?神定的。

这道乍一听很难,但经练过的人就不难了,是已经过来的人了。没过来的人就感觉很难,过来的人不感觉难了。

这就是“宽大又有功效的门”,有没有功效?宽大是代表容易的意思,基督活着容不容易?那窄的又是什么意思?进窄门,窄门是表示别人找不到的意思。耶稣长的那模样,什么都是被别人瞧不起的,这样看的人没找到门,不知道耶稣就是门。

“宽大又有功效的门”,表明果效大,表明反对的人多。这么信绝对是有功效的,有没有功效?“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,并且反对的人也多。”越多越证明我们这个道已经走对了,这路已经走对了,因为我们没有凭自己来走,因为我不凭着自己走。

我正是在天天背十字架,因为耶稣已经背完了,我住在他里边,正是在天天背十字架。

不管他叫我怎么经练,不管他把我放在什么环境下,我在基督耶稣里头都是得胜的;不管他把我放在什么情况下,我都是凭着信心,不凭着眼见;凭着基督,不凭着我自己;凭着圣灵,不凭着我自己。那按他旨意受苦的要一心为善呢!

预备叫你行各样的善事,你们得先受苦后行善事,先脱旧的才行善事,只有圣灵在你里边,独有基督在你里面活着才能行善事。若是我活着,我里面就有情欲,还和圣灵相争呢,怎么行善呢?

这一心为善不是叫我的肉体行点儿善事,有人误解这段经文,有人就是专门行好事。那得是基督活着才能一心为善,只要我活着就不能一心为善。

看谁能死也是让基督死,活也是让基督替我活着。基督替我活着,背十字架就不发怨言。我经常讲,我们死也死不起,活也活不起。那我不但把死的权柄让给主,而且也把活的权柄让给主。这样在经练中间,你就不发怨言了。在经练中间的时候,上帝试炼的时候,上帝把你放在现实中间的时候,你就毫无怨言,你感谢赞美主吧!愿荣耀颂赞都归给神吧!

不用你活着,是基督活着,你信就行。在经练中间也凭信,前面都凭信了,那后面经练不凭信,能过关吗?死,都交给他了;那活,你不交给他吗?

谁能开这船,就把这位置让给他,谁会开就得让给谁啊!你都不会开,你都不知道挡在哪儿挂,油门在哪儿了,那舵怎么搬才能达到什么程度,你都不懂啊!导航仪怎么开,你都不懂啊!你跑那儿去开去了,一下撞礁石上了,完了,全船人都全军覆没了。

谁能活就让给谁,谁能活出天父的样子就让给谁。谁能活出来?基督。只有基督能替你死,因为我死不起,我死了我就得下地狱。他能死得起,因为他无罪,他代替我们的罪,他死得起,他也活得起。

谁能下阴间把我们的名字迁到爱子的国里,那就叫谁来迁。你死你就下地狱了,这就是天父为什么不叫你死而叫耶稣代替你死。为什么不让你活着而是叫基督代替你活着?这是天父爱你、这是天父保护你。就借着他的儿子,他既有下阴间的能力,又有从阴间上来的能力,不但把你的名字从阴间除掉,还迁到哪去了?爱子的国里。你自己能迁的了吗?

他把我们的名字迁到他爱子的国里,迁没迁?迁了,你原来的名字记在哪儿呢?在阴间,他给你迁到爱子的国里了。他如果不上阴间怎么迁你的名字呢?从哪儿迁的?你的属灵生命因亚当的缘故已经被定下来,把名字放哪儿了?放在阴间了,最后借着耶稣基督的缘故把你的名字迁到哪儿了?迁到爱子的国里了。

谁有这么大的能力?基督;谁能帮我活着?基督。你求救:“谁帮我活着?”从来人间找不着这种现象,“谁帮我活着?”只有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才这么求救,“谁能帮我活着?”基督帮我活着。

耶稣说:你们不用活,只要我活着,你们住进我里面,就是活的;我死了,只要住进我里面,你们也跟我一同死了。旧人一同死,新人与基督一同活。等在经练中间的时候、背十字架的时候,高声赞美上帝;等到外体毁坏的时候,你就高声赞美我们在天上的阿爸父神,感谢、赞美天父!

祷告:亲爱的天父,感谢你!感谢你把你自己奥秘的道显明给我们,这道在上古时代是隐藏的,但在今天是显明的,因为你今天向你的众百姓显明了你的道,向你的众儿女显明了你的道。叫我们今天确确实实地知道你在我们中间定下的旨意,那些按照你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,要一心为善的人才能按照你的旨意受苦,不要一心为善的人就不按照你的旨意,靠着自己的膀臂,他们永远不能行善,他们永远不能作所愿意作的事情。

但愿你开启众人的眼睛,像开启我们的眼睛一样,但愿你使我们的心灵得到复苏,使众儿女的心灵都得以开启。光照每个人的心灵,使我们不在肉体里,乃在基督里;使我们不靠着血肉膀臂,乃是靠着主你的灵。因为你说倚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,倚靠谁都不能成事,你圣灵有这么大的能力来更新我们,叫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。

因为我们如今活着,真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,我们是借着信心叫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,不是借着眼见,不是借着肉体的膀臂,唯独主你在我们里面活着,才能活得像天父,唯独在经练中的时候,才叫我们得荣耀。

感谢、赞美慈悲的阿爸父神,让我们在经练中间靠基督活着,才是真正地靠主,才能真正地把天父表明出来,靠自己永远表明不了天父。

就求你在这里做复兴的工作,复兴起每个人的心灵、复兴起所有教会众弟兄姊妹的心灵,使众弟兄姊妹更加刚强壮胆地走天路、更加有勇气走天路、更加地能靠着主耶稣基督,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,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,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。

谢谢天父,谢谢我在天上的阿爸父神,谢谢你借着耶稣基督做成了这么大的工作,谢谢你差遣圣灵进入我们的心,谢谢你借着圣灵引导我们明白这么大的奥秘。

这奥秘起初都是隐藏的,今天却向我们显明了,是因为你爱我们,你无条件地爱我们,今天将这奥秘显明在我们这群愚昧无知的人心里,将你的儿子启示在我们心里,将你的圣灵赐给我们,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了我们。

今天并且照明了我们心中的眼睛,看见你的荣面、看见你的荣光。我向你赞美、向你感谢,求你在天上接纳我们的敬拜和赞美,但愿弟兄姊妹敬拜和赞美的声音都达到主你的面前,你使每个弟兄姊妹都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你。

听我的祷告、感谢,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求的,阿们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